日渐疏离的故乡

从此故乡只有冬夏,再无春秋。

朱自清在散文《冬天》中曾如是说。

对于从小到大一直在外求学和工作的我而言,故乡于我,印象是模糊的,感情是淡漠的,人情是疏离的。

工作后几年,在广州安下家,我脑海中尽是大千世界,我的明天在广州,以至全世界。

及至再经历了几年的光阴消磨、人情浅淡后,心中对故乡的念想反而日复一日地浓郁起来,开始慢慢理解父母前几年因照顾孙辈而时不时在广州一年半载居留期间,何以总对家乡念念不忘,对田地里的农事旱涝牵挂于心的心情。

经历了大半生的奔波之后,故乡已融入他们的血液,成为他们剥离不开的情结。即便面对亲人朋友渐次离世、只剩老人幼童留守村落的境况,对故乡的感情仍然无法割舍。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大概说的就是这种乡情吧。

始料未及的是,这样一种乡情同样愈来愈浓烈地在不到四十岁的我的心中隐隐萌发了。

大概是自己老了,抑或面对纷繁芜杂的世界,感觉疲惫了吗?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